雪亚幻想境地

雪鸟幻梦之笼

(更新中...最后编辑于2018年7月25日20:51:01)

未完结时的前言
定下雪鸟这个游戏 我开始写这篇小说 然后三次删掉了写好的几千字开始重写
现在的这个状态 我也不敢保证会不会有一天又全部砍掉重写 之前写的内容可以在GitHub翻到
只能说写一步是一步 也许写着写着真的写完了呢 等到真的写完了我就会开始做游戏啦

目录
0. 我知道这是梦
1. 最初在梦里听见的音色
2. 执着的雪 随意的风
3. 混乱场
4. 凝想力
5. 遥遥十年 近在咫尺
6. 风止雾浓之时
7. 对美好的生活视而不见
8. 雪鸟幻梦之笼

0.我知道这是梦
淡淡的光线斜入我的卧室,一种流通感从身体深处传来,我知道这是梦。
带着这样感觉的梦,我已经经历过十年了。
那个人又躲在什么高深的地方吧?
随着这样的感想,我径直走出窗户,在梦境中飞行起来。
其实,倒不如说是梦境引导着我进入下一个场景。
看着街道在身下移动,楼房在两边擦过,我不敢留意太多的细节。
观察梦中的景物,会消耗梦境,简单地说,观察的细节越多,梦就越容易醒来。
闭上眼睛什么都不看的话,梦境会非常缓慢的流逝,伴随着一阵阵的流通感。
我知道这份流通感的源头,那个人,名字的话,似乎是“风”,称呼的时候加上君字,风君。
终于,街道有了尽头,我看到了田野。
我想我接近风君一些了。
最初在梦里经历鸟瞰图都有一种晕眩感,现在已经完全习惯了,再加上梦里经常下雪,所以我才自称雪鸟啊。
这一次的田野并没有被积雪覆盖呢。
我在远方看见了山峦,这一次,梦境的变化也是平常的节奏。
我在山脚停了下来,周围是茂密的竹林,抬头能看见明晃晃的月亮。
仔细想想,最初进入这个梦境的时候,好像还是白天的光线,突然就到了夜晚了。
不过梦境就是变幻莫测才是梦境。
这次不允许我飞行了嘛……
我想快点见到风君,所以没有走山路,而是直接进入竹林。
正如同我所预料的,不常规的操作打破了梦境的进度,竹林瞬间消失了,他站在那里。
我看到他的第一句话,是一直在我心里想的那句——
“我们可以在现实中见面了吧。”

1. 最初在梦里听见的音色
最初是在十二岁的时候。
深夜,我慢慢地走在山路上。
这座山在我家附近,我很熟悉。
但这次,山路却有了一种变化。
我遭遇到了屏障一般的建筑,古式的围墙和拱门。
我感觉我一直在前进,但结果却是循环往复。
于是我专注了要继续前进的决心,这次终于走出去了。
天亮了,清晨的光线渲染下,我看见了莹亮的湖水。
走向湖水,发现旁边有一个非常简陋的小房子。
温柔的琴声传过来,我站在窗口,看见一个男生的背影。
然后我醒来了,发现是梦。

在那之后,我几乎每天都能梦见那个男生。
在那个小房子角落,有个茶几,我们一般挨着茶几席地而坐。
有一两次,他也在弹琴,但是即使用心记下的音乐在醒来时也会忘记。
久而久之,我熟悉了梦见他的时候的感觉,流通感。
仿佛有什么气息慢慢平缓的流入了身体,相应的,也有我自己的气息流出。
这是有关他的梦境和一般梦境不同的地方。

梦里和他的聊天话题总是很简单。
因为复杂的思维无法带入梦境,无论我在醒着的时候多么活跃,在梦里也只能呆呆的。
觉得自己就想个洋娃娃坐在那里听他对我说话,虽然一般他不会和我说太复杂的事物。
只是季节的冷暖,他的心情,他对我白天做的一些事的想法。
我还是能回复“嗯”“哎?”“这样啊……”
想要补充说明自己的想法需要巨大的决心,而这份决心会消耗梦境,有时就会突然醒来。
更多的时候他也没说什么特别的,只是看着我,也许说的太多对他来说也会消耗梦境吧。
我从这种光景中能同时感觉到一种特别的温暖和阴冷。
总是希望梦可以维持得久一点,梦也真的越做越久。
渐渐的我适应了有他的梦境,渐渐的我开始期待有他的梦境,渐渐的我开始沉迷在梦境中。
理由也没什么,也许因为我不喜欢中学的生活,总想着逃避父母、老师和同学,梦境成为避难所。
……还是因为潜意识里,存在着什么我没有意识到的事物呢?

2. 执着的雪 随意的风
十四岁的时候产生了在现实中见面的想法。
第一次,下了巨大的决心,消耗了10分钟的梦境,直白的和他说了这个想法。
既没有同意,也没有拒绝,梦境只是持续着,我还能感觉到他,但他没说话。
小屋里的环境切换成了山景,我不敢过目太多细节,只是能感觉到山的气息。
他站起来,牵着我的手,带着我在山上走了几步。
然后我醒来了。

第二次,问他叫什么名字。
然后看见面前一张宣纸上写着一个字,颯,然而听到的读音,却是介于颾的两个读音之间。
我非常仔细非常认真的看清了那个字,梦境自然也被消耗完毕,我醒了过来,接下来,就开始搜这个字了。
当时的同龄人们都在用人人和QQ空间,我动用内部搜索功能和外部搜索引擎,所有和飒有关的都搜了出来。
但是搜索结果很少,只有极少数人用这个做昵称,而人人上叫这个名字的只有一个女生。
然后我就开始关注日志里提到这个字或者网游之类的叫这个名字的,翻了几百页,也没找到看起来像的。
于是我想,字虽然没有看错,但是读音是颾,会不会是其他相关的文字。
再进一步的搜索这个飒字,我才了解到我梦里听到的是这个字的日文读音。
难道是日本人吗?不过他会说中文。
于是我用了Google,搜到了很多和飒相关的人名,这样一来,又要大海捞针了。

在那之后,我就尝试问他居住在哪。
他又一次将梦境从小屋切换到山景,这次我不再担心梦境的消耗,用尽决心看清楚了。
我发现这座山上香樟树之类的植被其实非常像我家附近的那座山,但没有完全一样的景色。
不自觉的,开始落雪了,我突然将双手张开,把它们当作翅膀让自己飞起来了。
就这样,我开始在雪花树木间穿梭,鸟瞰图的画面让我心跳不已,第一次以这种真切动态的俯视看降雪的山林。
飞远了,我突然担心起他在哪里,就这样场景切换又切到了小屋,看见他在我面前,安心了下来,梦醒来。
这次梦中飞行给了我后脑一定的震动感,我莫名兴奋,后来的很多梦都开始飞行。

虽然他从没告诉过我具体的信息,但我从没放弃搜索引擎。
在那之后我开始学日语,进入二次元圈。
我在网络上很高调,经常去各种贴吧论坛频繁发言,几乎看到什么帖子都会回几个字。
出了新网游,也会问问他玩不玩,没有得到肯定答复,省了不少心。
而我用的网名,只要有可能,都是“风”“雪”“山”“鸟”类似的文字组合。
总想着他也是一个和我一样的人,他也做着和我相同的梦。
平时也会经常翻与梦有关的日记、帖子、小说,想尽一切他可能做的事企图找到蛛丝马迹。
这样一做,就是八年,直到我二十二岁的时候,发生了一件痛苦的事。

(未完待续...最后编辑于2018年7月25日20:5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