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亚幻想阵地

幻梦情劫

我12岁的时候,家在一座小山边。
有一天我一个人去山里玩,晚上回家做了一个梦。
梦里看不见画面,但我能感觉到。
有一个男生来到我身边,抚摸着我的手。
无声的气息在我们之间流动,我知道这是梦。
我并不反感,只是感受着他的抚摸。
然后我感觉到他要走了。
我不是对他说,而是自己在心里思考,叫他不要走。
他似乎是知道了我心里的想法,又待了一会儿。
也许是10分钟,也许是20分钟,最终我还是醒了过来。

之后几乎每一天,我都能梦见他。
我们在梦里并没有太多话语,更多的都是行动和意念。
在城市的上空手拉手飞行。
在花园迷宫中玩耍。
在怪异的街道上散步。
在池塘里抓鲤鱼。
有的时候我在学校里遇到了烦恼,他什么也不说,只是梳着我的头发。
有什么想对他说的就在自己心里想一遍,我的心里也会突然出现他传来的想法。
我很自然地跟随他一起行动,似乎内心就认可了什么一样。

14岁的时候,我对他表白。
也许是因为他每天都在梦里陪我,我才会喜欢他。
那个时候我看《Fate Stay/Night》,所以称呼他为主人。
我幻想着自己是他的Servant,能通过他增强自己的魔法力量。
小学的时候看《魔卡少女樱》,我可是一直梦想成为魔法少女。

15岁的时候,我在网上搜索到,这是睡眠瘫痪症。
但我却觉得,对方也是个男生,和我做着共通的梦。
我非常想在现实中找到他。

我开始写梦见他的日记,在网上搜索。
我尝试问他的名字,但没有得到答案。
我发现我也很难告诉他自己的名字,毕竟我的名字读音非常常见,我在内心想的时候似乎也只是重复了一下名字的发音。
梦里偶尔有能看见他的样子,不是从我的视角,是从第三方的视角。
我自己在梦里的样子和我现实中差别很大。
学业繁忙,我只是重复着日复一日白天上学晚上做梦的生活。
也没有思考太多。

16岁的时候,我们在梦里做了恋人才会做的事。
身体的部位第一次感受到了触觉。
之后,大概每两个月我都会有和他的春梦。

18岁的时候,要准备填志愿了。
我该去哪里的大学才能见到他呢?
我在梦里咨询他的意见。
然后我似乎得到了一个答案:香港。

但是最终的考试结果没能让我去香港。
我被北京的大学录取。
入学的第一周,我就在梦里被告知他没法来北京。
所以我在大学绝不会恋爱。
我还等着到香港找他。

大学里,我也一样经常梦见他。
我们在梦里逛图书馆看书。
在梦里一起野餐。
在梦里一起思考如何去香港。

本来一切应该平淡而温馨。
但是22岁的时候发生了意想不到的事。
我连续一个月每天做噩梦梦见夕阳下坠,之后一位网友因病去世。
我因此得了躁郁症,有了许多妄想。
自己前世深爱的未婚夫在乱世中死亡,自己落难被人救到日本。
我一直梦见的他是我前世未婚夫的转世。
但他不是人类,是妖,我在现实中是看不见他的。
我的灵魂诞生地是香港,而他住在我家附近的那座山上。
我小时候去山上玩他看见我的,之后就一直让我梦见他。

放假我回到故乡,又去了那座山。
想到他就一直在离我这么近的地方,我却没有发现。
真希望自己可以做一辈子梦。
但我23岁的时候,他在梦里与我结婚后,很正式地和我分手。
分手的理由似乎一是不想耽误我在现实中与人恋爱结婚,二是怕睡眠瘫痪会恶化我的躁郁症。
之后,我梦见他的次数越来越少。

我确实去了香港,香港有很多山,我经常去山里玩。
据说,妖界的空间不完全像人间,人间相隔遥远的山与山在妖界其实是连通着的,妖能很快从一座山到达另一座山。
香港是个信风水的地方,我也常常研究玄学。
有的时候我甚至觉得,自己在出生前的灵魂状态就已经结了婚,结婚对象会是他吗?
可是为什么我和他一个转生到了人间,一个转生在了妖界呢?
还是说,灵魂可以分裂,人间又有另一个灵魂同源的他,妖界又有另一个灵魂同源的我呢?

出于这种想法,我在现实中追过两次我觉得像是与他灵魂同源的男生,不过都失败了。
追第二个男生的时候,我天天做梦听见电话铃声,但是还没接电话就醒了。
打电话的人会是他吗?
现在的我,已经几乎放弃在现实中恋爱结婚了,毕竟一个人很自由。
我29岁了,今年截止5月梦见他两次,第二次我还不能确定是不是他。
梦见他的次数少了,曾经那种浓浓的恋爱感也变得平淡。
但看着记了十几年的日记,很多时候我还是会想念他。
有的时候我也会在想,他会不会在妖界和其他女妖结婚了呢?

有的时候我也觉得,关于妖啊灵魂配偶啊这些都是我的妄想,我就是单纯的睡眠瘫痪症。
我也有在网上搜到其他人经常做梦梦见同一个人的例子。
但是我对恋爱结婚依然没有兴趣,父母也挺理解。
今年12月我就30岁了,至今唯一的一次恋爱,长达9年,在梦里。

Snowy
2021年5月